5k8征稿网 zhenggao.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zhenggao.com
SCI\SSCI\CSSCI、北核征稿,可加急。咨询QQ1954874365,也可以发QQ邮箱,三日内回复。 法律顾问:肖律师
查看: 315|回复: 0

CIA特工揭发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598
发表于 2021-1-10 13: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编者按:凯文・希普(Kevin Shipp)是一名退休的CIA探员,他曾任反恐反情搜部门的主管。2017年7月在“地球工程关怀网”(GeoengineeringWatch.org)在加州举办的公开活动上,希普先生借着自己从事机密探员的亲身经历,发表了令人震惊的内幕。希普先生向世人公布了美国国家机器偏离正常轨道运作的事实:他认为美国民选政府受选民监督、问责之机制早已彻底瘫痪,取而代之的是以机密政策绕过宪政体制,以及透过恐怖统治的力量压抑、操控人民的“影子政府”;在“影子政府”外围,则是由庞大军工业、财团构成,透过游说、政治献金买通国会的“深层集团”;至于一般人所知的“民选政府”,只是表象。希普先生秉持心中对美国宪法的尊敬和维护,不惜冒着遭受情治系统监控、罗织罪名,甚至暗杀的巨大风险,出面揭露他的所见所闻。他希望让所有人了解美国现行体制的问题,以及美国民众受到政府监控、操弄的真相,并期望号召更多人出来反抗这种违法违宪的“秘密政府”。】



谁统治美国?──CIA特工揭发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凯文・希普(Kevin Shipp)

  我来自一个龙潭虎穴,如同邪教般充满秘密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在民选政府的幕后运作的。我之所以要出来揭露这些事情,是因为我亲自目睹中央情报局进行违宪且违法的活动。这些活动都在规避美国宪法的规定,对现在的我来说美国宪法是最重要的。我看过中情局员工从事某些违反国际法的行动,以及某些严重侵犯人权的活动。我身为美国公民从没有投票支持过这些事,我们的政府也不是为了这些事情而选出的,但是政府就是在做这些事情。我希望能开启一场社会公民革命来起身反抗这种不受宪法规范、蛮横独裁又恶劣的体系,这一切需要被改变,甚至必须彻底瓦解。



影子政府与深层集团


  我讲的主题是影子政府(Shadow Government)。大家经常听到新闻报导和谈话性节目在讨论深层集团(Deep State),现在大家可以很安全的谈论深层集团,因为这个话题没有真正的风险,而且还有些新闻热度。有些人从2012年就开始讲秘密政府,那时候这个话题还没这么热烈,还有点不太好谈。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深层集团,坊间也有些不错的讲者,但他们没有让民众了解到完整的全局,因为他们把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混为一谈,但这两者其实是不一样的。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是建立在同一个结构庞大且金流高达上兆美元的母体(Matrix)中的两个实体。这个母体现在控制着我们的民选政府,它不受美国宪法规范,而且在华府政坛的幕后秘密运作。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宪法,我们的政府是个基于宪法的宪政政府,宪法和权力法案是政府的根本。我想提醒大家一件事情,宪法可不是谈论玄虚的哲学文件,也不光是一个立意良善的思想体系。美国宪法是美国的法律,是我们国家的最高法律,它凌驾我国所有的刑事和司法体系。如果一个人或政府违反宪法,他们就是犯了重罪。事实上,我们已不再生活于宪法规范的政府体系下,现在的政府是一个“后宪政政府”(post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当中的成员已不再是国会议员,而是职业政客。

  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是不同的,影子政府是一个掌控甘乃迪时代以来所有美国政府的母体系统,不管是民主党或共和党执政都免不了受其控制。影子政府是政府中的绝密体系,中情局(CIA)和国安局(NSA)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并利用不受制约且违反宪法的保密权力来运作。影子政府辖下才是大家常听到的深层集团,这是一个结构庞大、金流动辄几十亿到几兆美元的财政母体,当中包含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深层集团与影子政府在同一个母体中运作,不过影子政府在大多数的场合会透过“保密权”(power of secrecy)来控管深层集团,例如保密协议、国家优先保密权等等。

  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密切合作,在幕后控制着我们的民选政府。先谈深层集团,深层集团靠“金钱”、“权力”和“贪婪”运作,这叁者是深层集团的原动力;影子政府靠的则是“恐惧”和“恐吓”。影子政府可称为秘密政府,它是秘密行使违宪权力的机构,其所包含的组成单位很多都不受宪法规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室(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现在有权指挥17个情报机构,这些机构每天要处理19到20万位元的机密资料,这些资料有些根本不应该被列为机密。另外是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这个部门管辖美国的秘密特务。再来是国务院,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前国务卿)在班加西走私军火给利比亚的恐怖分子,并暗中利用沙乌地阿拉伯和卡达当作走私管道,多数人不知道她的手法,她用的是秘密的走私系统。接下来是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这个机构从事虐囚计画,有些人因而丧命,该机关也试图招募美国公民在美国境内当线民。还有国家侦察局(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这个机构掌管美国的卫星工程和所有的侦察卫星,而且数量相当多。接下来是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ational Geospatial Intelligence),这个组织庞大的秘密单位跟Google合作,两者签署了一份天价合约,推出了“Google地球”。Google透过中情局旗下的IQT电信(In-Q-Tel)跟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合力推出“Google地球”,大家以为只有Google在看着自己上网,实际上可没这么单纯──很不幸,硅谷已经被影子政府收买了。另一个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多数人不太熟悉这个机构,它是美国总统的秘密军队。这是美国总统可以用总统令调遣的秘密特战部队,总统可以将这支部队秘密派到外国执行刺杀任务,推翻外国政府和很多美国民众不知道的事情。接下来是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联邦调查局负责执行没有搜索票的破门搜查,用国家安全信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强迫你的上司交出你全部的财务纪录,如果你的上司对别人说联邦干员去过你的公司,联邦调查局就会把你的上司抓去坐牢,这种作法违反了宪法第四条修正案(编按:该修正案规定:人人具有保障人身、住所、文件及财物的安全,不受无理之搜索和拘捕的权利;此项权利,不得侵犯;除非有可成立的理由,加上宣誓或誓愿保证,并具体指明必须搜索的地点,必须拘捕的人,或必须扣押的物品,否则一概不得颁发搜捕状。)我认为在影子政府或秘密政府内部架构的顶层有两个单位,其中一个是国安局。我跟威廉宾尼(William E. Binney)合作,他是来自国安局的揭密者,他揭发了国安局的监控计画,后来FBI特警队(SWAT)破门冲进他家,并且拿枪抵住他的头。另一个中枢是中情局,我曾在这个违宪机构工作,我曾是中情局负责监督反情搜工作的资深主管,中情局就是影子政府在美国宪法外运作的中央节点,它透过自身的保密权运作,就连国会也不完全清楚它的所作所为。



秘密政府掌控一切


  1921年成立的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利用自家人脉成立了中情局。外交关系委员会就是中情局的主要推手,主流媒体是当时和外交关系委员会同伙的帮手,《华盛顿邮报》的创办人葛兰姆(Grahams)家族,就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资深成员。中情局写出文章然后直接塞给《华盛顿邮报》,菲利浦葛兰姆(Philip Grahams)和凯瑟琳葛兰姆(Katharine Grahams)负责报导中情局要他们研究的题材。《华盛顿邮报》现在的老板是亚马逊(Amazon.com)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他最近和中情局签了600万美元的合约,《华盛顿邮报》跟中情局的集团关系延续下去了。所以外交委员会是催生中情局的主要推手,而且他们和主流媒体有直属关系,例如《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美国电视频道(TBS)和其他媒体。中情局会把他们想公开的讯息直接塞给主流媒体,从而左右美国民众的舆论。

  深层集团其实在影子政府底下。影子政府是不受宪法规范的主体,深层集团内部的大部分军工复合体并没有违宪,但是他们操控着我们的民选官员。深层集团跟影子政府之间有一些区别,不过他们有非常密切的关连。深层集团之中是军工复合体,大家应该都听过这个名词,但大家可能不知道是艾森豪总统最早称唿它为“军工国会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congressional complex),因为国会跟军工复合体和深层集团是紧紧绑在一起的,军工复合体和深层集团操弄参众议员的言行举止和投票决策。美国国会跟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通用动力(General Dynamics)和其他军工复合体紧紧绑在一起。国会是我们百姓在政府内的主要代表,如果他们掌控了议会,我们等同失去选票和发声的途径,这就是他们的计画。看看几个实例:他们拥有情报承包商(intelligence contractors)和国防承包商(defense contractors),这牵扯到几十亿美元的税金;军工复合体每年花费将近480万美元聘请说客游说国会及其他大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也每年捐献400到500万美元提供国会议员们竞选连任,这对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另外还有外国的游说团体,例如沙乌地阿拉伯和以色列,他们也在“国会山庄”(编按:美国首都中国会大厦所在的一个街区)占有一席之地,对我国政府的影响力大到足以动摇华府的政治决策。另外就是美国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美联储是一家秘密银行,这家秘密银行已经把好几兆美元,输送给军工复合体内的不知名企业。美联储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因为他们的审议过程是不公开的。他们用的是谁的钱?我们老百姓的钱,美联储也属于深层政府的一环。接下来是华尔街,华尔街是这一切的金主。华尔街出资给所有军工复合体,它跟军工复合体和影子政府是形影不离的关系,当过华尔街律师的威廉唐诺文(William Donovan)就是向政府献策,建议成立中情局的始祖。华尔街早在1947年就参与在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之中,所以华尔街也是深层集团的一部分。另外就是跟美联储有关的中央银行体系。美联储连结到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国际货币基金会(IMF),因为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on Foreign Relations,CFR)当初成立这些国际金融组织的宗旨,是要建立一个全球单一经济政府,他们最终目的是把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整并成数位货币。这就是一切的开端,华尔街跟美国财政部和前述的单位都有非常密切的业务往来,它们都是同一个金融企业集团的生意伙伴。我们的政府和华尔街在深层集团中基本上是一体的,他们涉及的金流都是数以兆计的美元,这就是政府幕后的一整套体系,其原动力就是金钱。为了取得这些钱,深层集团就得让世界保持在永不止息的战争状态。

  美国境内的秘密组织,就是中情局和它的承包商。这些单位本来应该只能进行海外任务,他们只应针对外国政府进行情报搜集和间谍行为,不在美国境内做类似的工作。但是威廉阿金(William Arkin)和达纳普利斯特(Dana Priest)写出了震撼世界的新闻报导(编按:阿金与普利斯特从2010年开始在《华盛顿邮报》上报导“绝密美国”(Top Secret America)系列专栏,并揭露美国政府自2001年911事件后,开始在美国境内建构的庞大国安系统。后来他们也以“绝密美国”为名,将采访和新闻内容整理成着作出版。)他们也挖掘出一些内幕。例如,911事件后美国境内出现了一万个隶属于秘密政府的秘密监控点;1271个从事机密工作的政府机构;洛克希德马丁等1931个大型私人企业现在承包着秘密政府(国安局和中情局)的美国境内业务。就我们所知,约480万名美国公民(这数字很可能只是实际人数的一半)通过了美国政府的“身家安全调查”(security clearance)而从事机密工作,这些人都有签保密协议。阿金和普利斯特还发现高达85万4000人有美国政府的“绝密许可”(top-secret clearance),实际的人数一定更多。几十万名军工复合企业的员工,从秘书、收发室人员到执行长,都签署了国安局或中情局的保密协议,协议规定他们不准谈论他们看到的任何事情,就连违法、违宪的事情都不能讲出去。政府有一套可以毁灭个人私生活的机制,这些人就算只是含沙射影,透露一点风声,这套机制也会逼得他们走投无路。如果这些员工告密,按照我的亲身体验,政府有权行使国家保密特权(state secrets privilege),封杀他们提出的诉讼,把他们的诉状封锁在法院的档案柜,然后把他们关进大牢。只要他们对任何人谈论自己承办的业务,不管是不是机密业务,就会遭遇这种下场,我就看过类似的案例。他们有这种权力,你在中情局内部告密,他们就启动私生活毁灭机制,顺便用国家保密特权打击你;如果你对自己的妻子或律师告密,他们就送你去坐牢。



谁统治美国?──CIA特工揭发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秘密情资工业复合体狼狈为奸


  军工复合体又称军工国会复合体。军工复合体的力量可以操控国会(这原本是我们民众在政府的代表以及为民喉舌的机关),国会中有个军事委员会(Armed Service Committee),由48名资深众议员和参议员依据《国防授权法》(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组成,这个委员会有权决定美国一年要编列多少(几兆)美元的军事和情报预算。委员会以秘密形式进行审议,没有人知道他们会编列多少预算,这48名国防委员都受到美国前五大军工承包商的影响。其中首先是洛克希德马丁,它是中情局、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的监控资料处理总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发明了一套追踪程式,可以调阅每一位美国民众和国税局往来的纪录、通联记录、电子邮件和付款纪录,这些纪录都会流到洛克希德马丁,等同是把这家公司变成一个私有的国中之国。这个程式的规模非常庞大,投入的资金也非常多。我们到头来发现:所有美国家庭都被洛克希德马丁变相征税了──我们每个人每年都要从自己的口袋中拿260美元缴给这家公司,基本上这家公司就是拿我们的钱,透过国安局和中情局监视我们,追踪我们的国税局往来纪录,甚至是追踪我们透过美国邮政体系收发的包裹。这家公司还开发了好几套美国政府用来追踪美国人的生物辨识(biometric)程式,更别提他们外销给外国政府的弹道飞弹了。另外有诺斯洛普·格鲁门(Northrop Grumman)、雷神公司(Raytheon)、波音公司(Boeing),以及曾经雇用史诺登的博思艾伦汉米尔顿控股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博思艾伦汉米尔顿控股公司长达30年以来都是中情局的第二把手,中情局十分仰赖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甚至还帮助埃及政府建置埃及的情治体系,这就是史诺登前东家的实力。

  48名国防委员受到这些家庞大企业的影响,美国民众每年缴的税金都有1兆美元流向这几家军工复合体,当中有460亿元来自海外军售。猜猜看谁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就是我们美国。谁提供给外国政府武器弹药、战车、飞弹,比世界上其他政府都还多?一样是我们美国,不是俄罗斯。那为什么有心人士要大力炒作俄罗斯的新闻?因为炒作俄罗斯就是个声东击西的烟雾弹。这些企业投入许多政治献金给参众议员的领导阶层和连任选举,而且每年都会捐70万美元给每一位国防委员,他们能不能影响这些委员们投下赞成或反对票?他们其实已经控制住这些委员了,这无疑是官商勾结。有一位叫约翰‧马侃(John McCain)的参议员就是国防委员,他是军工复合体的代表人物,看看他在每一场谈话节目和新闻节目上都在强调什么主题?战争、军备、秘密行动、推翻乌克兰和叙利亚政府等。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马侃参议员每年都会从这些军工业大户收到694,508美元的政治献金。大家也许还以为马侃参议员是为了世界上发生的利益冲突才跳出来这么做,事实上战争可是约翰‧马侃发大财的管道啊。他们其实还有很多操弄手段,而且是远远超出金钱方面的控制。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个我称为秘密情资工业复合体(secret intelligence industrial complex)的系统,这个体系的中枢是影子政府与其内部的中情局、国安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和国家侦查局,这四个机构组成了秘密政府,其组织架构非常庞大、无处不及。秘密政府的外围有五家大型情报工业集团承包商,他们跟军工复合体是同样的概念。首先是国家安全技术公司(Leidos Holdings),这家大型企业承揽非常多中情局和国安局的机密业务。接下来是计算机科学政府服务公司(CSRA),还有综合分析国际公司(CACI International),这间公司承揽阿布格莱布监狱(Abu Ghraib Prison)的虐囚工作,他们的虐囚手法不光只有水刑,关于此事的官方说法基本上就是在胡说八道。CACI宣称他们搜集到可供任务参考的情资,这也是胡说八道,他们根本没有透过虐囚计画搜集到任何可靠的情报。再来是科学应用国际公司(SAIC),前国安局雇员汤马斯德雷克(Thomas Drake)跟这间公司合作的时候,揭发国安局用来监控美国民众的“先驱计画”(Trailblazer),这个计画浪费70亿美元的税金,然后美国政府继续雇用这间公司。这些公司有过招摇撞骗、虐囚、浪费公帑和承揽计画失败之类的纪录,但是政府却帮他们遮掩善后,美国纳税人从不知道他们的税金被这些公司拿去乱花。SAIC和博思艾伦汉米尔顿控股公司承揽国安局的专案,浪费70亿美元的税金之后宣告计画失败,而大家都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过。美国纳税人每年要缴500亿税金,给这些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情资工业复合体,这是一个绝对机密、无人知晓的体系,这些公司不用向任何人报备或负责,他们不用对国会负责,在多数情况下也不用对总统负责。秘密情资工业复合体根本就是一个无人可管的体系,甚至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个体系的存在。它掌控的机密预算每年都高达几十亿美元,这还只是我国宪政问题的冰山一角。



被扭曲的预算与资源分配


  我们的国家正处于困境之中,美国境内存在贫穷问题,公共基础建设也年久失修,老百姓生活艰难。深层集团和影子政府却每年编列500亿美元的情治预算,这些钱都是国税局收缴的税金。美国一年的国防预算是5,980亿美元,美军海外军事基地每年要花费1,500亿美元,而且这些基地中有很多是已经没必要继续运作的。美国对外国政府的军事援助每年要花59亿美元,政府每年花钱援助巴基斯坦和其他根本不喜欢我们的国家,纳税人的血汗钱被用来资助这些国家的各项计画。我们送价值20亿美元的军备给沙乌地阿拉伯,但是沙乌地阿拉伯讨厌我们。沙乌地阿拉伯信奉的瓦哈比教派(Wahhabi)是个排斥西方的派别,但是我们的政府每年从大家的血汗钱中拿几十亿美元倒贴给这个国家。美国游说团体的年度经费是40亿美元,这些游说团体每年都花费这么多钱收买众议员和参议员。

  前面四个项目每年都要从攸关民生安全的重要预算中,花费8,030多亿美元的税金,这些钱原本是美国联邦政府用来照顾美国民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预算(这原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主要功能)。他们把社会保险预算偷得一乾二净,现在社保基金已经是赤字,众议院和参议院偷走了这笔钱。大家以为社保基金属于社会福利项目,实际上不是,多数民众尤其是退休人士努力工作了大半辈子,而且被强制缴纳社会保险金。那些保费是我们每个月赚来的血汗钱,政府官员却偷窃和挪用我们的保费然后随便花掉,现在社保基金已经透支了,他们却说:

  【“糟糕,社保基金的余额不足,恐怕要破产了。”】

  我们应该讨回这些钱,政府应该将他窃取且挪用到上述这些项目的钱放回去。还有医疗保险,政府官员说:

  【“那些老人家花光我们的社福和医保预算,我们应该削减福利项目的开支。如果我们不削减开支,健保基金十年内就要破产了。”】

  我们也应该从上述的项目中讨回这笔钱,我们从来没有投票支持这些项目。政府官员也说:

  【“我们要删减医疗补助的预算,这也是福利项目。我们已经没钱办医疗补助了。”】

  为什么政府会没有经费?因为钱都一直被挪用和掏空。政府花了几十年才成立健保制度,倘若老人家没有医疗保险,有些长辈们就只能等死,有些则会破产。政府为了防范这些问题而成立健保,然后又把健保搞砸了。现在政府官员又再重新检视健保制度,想象一下:将来大家在投保健保前就有的伤病,健保都不会再理赔(这是目前政府想做的),因为这一类的理赔费用太高了。大家应该都认识某些人在投保健保以前就有伤病了,将来四到五成的美国民众没办法从新的健保制度中获得保障,就算有保障,保费可能也要加倍调涨,这真的是太荒谬了。公共基础建设也都快崩塌了,美国现在的景气真的不好,两成美国民众生活在失业和贫穷之中,美国民众在这个国家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这世上怎么会有“把贫穷留在美国,而把钱拿到全世界去推翻外国政府、谋划政变和用飞弹轰炸叙利亚”这种事发生?我想是时候我们起身而出、改变现状了。



影子政府的运作中枢──中情局


  我的前东家中央情报局(CIA),就是影子政府的中枢。杜鲁门总统在1947年没有知会国会,也没有取得国会同意下就成立了中情局,且在1947年签署《国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Act),该法在1948年生效。中情局运作了4到5年后,便完全脱离正轨,开始从事侵犯人权之类的行为。杜鲁门总统后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段声明:

  【“中情局的运作方式在我们(崇尚自由)的历史定位中蒙上了一层阴影,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纠正它。”】

  讽刺的是,这篇1963年12月22日刊登于《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叁天后就被撤除了(请回想《华盛顿邮报》、外交关系委员会、中情局和葛兰姆夫妇的关系)。杜鲁门总统在自己的文章被撤除后又发表了一段声明,认为中情局是一个阴险又神秘的机构。

  中情局作为影子政府的中枢,控制着所有的情报分支机构。政府总说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DNI)掌管中情局,事实并非如此,我可以告诉大家:中情局能控制并且影响其他16个情报机构。中情局控制着许多间国防和情资承包商,如前所述这些单位有保密协议的制约,中情局也会对这些厂商行使国家保密特权,绝不通融。中情局还可以操控总统和总统的政治决策,例如当年中情局呈报关于伊拉克的错误情资(编按:指控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给总统,这个蓄意篡改的错误情资造成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军事错误。基于中情局呈报的错误情资,美国入侵伊拉克,代价是50万伊拉克平民死于战火。有人问当时的国防部长唐纳‧伦斯斐(Donald Rumsfeld)会不会为50万平民的死亡感到难过,这名影子政府成员只简单的回答:“顺其自然吧。”伊拉克导致整个中东地区动荡不安,这个国家曾血流成河,到现在依然血迹斑斑,这一切都源于中情局将虚假情报提供给一位愿意采纳的美国总统。5,000名美国士兵阵亡,约2到3万名士兵受伤、致残,或因为伊拉克战场造成的创伤压力症候群(PSD)而自杀。

  中情局有权不受美国宪法管辖而执行海外作战、秘密任务和虐囚计画。更可怕的是无人机:美国总统的无人机猎杀名单到现在已经造成八场婚礼的宾客无辜丧命;政府以剿灭恐怖分子为名,却用无人机把婚礼现场夷为平地,官方称这是“附带损害”(编按:指战争中造成的平民伤亡和非军事设施的损失)。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人的性命,对影子政府而言根本一文不值。中情局策划过80次海外政变,还发动过多宗“伪旗攻击行动”(编按:false flag,指利用其他组织或团体之旗帜、符号,伪装、屏蔽自己组织所进行之活动,以混淆、误导外界对事件的认知。例如1931年日本关东军在入侵东北的计画中,将炸毁南满铁路的柳条湖事件伪装成中国东北军所为),如保罗‧威廉斯(Paul Williams)在《利刃行动:在教廷、中情局和黑手党之间的邪恶联盟》(Operation Gladio: The Unholy Alliance between the Vatican, the CIA, and the Mafia)一书中所述,中情局曾在义大利策划“伪旗恐怖袭击”,而且把攻击事件栽赃给义大利政府,中情局在这场攻击中至少导致491人丧生。这本书一针见血地说出了真相。



  中情局的成立草案在1947年没有通过国会批准,可是它却在1948年开始全面运作,所有美国人都无法监督,而且它也不受美国宪法规范。所以中情局本身是一个违宪的组织,它的运作模式同样也是违宪的,它的成立没有经过宪法行政程序,这是它可以胡作非为的原因。中情局的官员都不是民选出来的,他们却有强大的职权可以送美国人上战场,他们不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代议士;他们的活动不受国会监督;他们透过秘密的身家安全调查和计画走马上任,一般人民对这些事情却丝毫没有发言权。



无法可管的秘密单位


  中情局暗中操控了国会,它利用国家保密特权(state secrets privilege)操控司法体系,并且封杀某些诉讼案件。外国情报监控法院(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FISC)是一个秘密的最高法院,它用违宪的方式发出窃听美国民众的监听许可状。中情局藉由1947年杜鲁门总统签署《国家安全法》成立,所以中情局只需要透过“国家安全会议”(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直接向美国总统负责。后来杜鲁门总统深深感到懊悔,因为中情局变成了一个根本不受宪法和国会管辖而且走火入魔的机构。

  在1947年的《国家安全法》中,明文授权中情局“履行国家安全会议在任何时候下达的各项职能和职责”。这种授权范围根本无所不包。另一个问题是《国家安全法》全文都没有提到中情局有权进行秘密任务,所以没有明文规范或限制中情局可以或不可以做什么。中情局大可藐视美国宪法,还享有司法免责权,完全不受民众或国会的监督,就是一个体制外而且违宪的联邦机构,可一直逍遥法外而运作。这是一个严重的宪法漏洞,可在国会知之甚少的状况下进行不受监督的秘密行动。只有几位议员知道中情局私运枪枝到班加西(我曾在众议院的班加西事件调查委员会担任委员);只有几位议员和众议院发言人知道希拉里秘密地从卡达和沙乌地阿拉伯运送枪枝到班加西,这批军火后来落入盖达组织之手,接着又被伊斯兰国掌握。

  政府最初按照杜鲁门总统的意愿成立了中情局这个情报单位,杜鲁门想要有一个可以提供客观情报给美国总统的机构,这是他成立中情局的缘由,但中情局在成立几年后就脱离了宪法规范。中情局的雇员人数是机密,保守估计有好几万人。政府告诉我们:美国和俄罗斯在打一场新的冷战(请回想我前面说过的媒体与影子政府的关系)。这些主流媒体告诉我们:俄罗斯操弄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而且骇入了美国民众的电子产品。可是主流媒体没有告诉大家:现在华府政治圈也有一场国内的冷战──一场民选政府和影子政府间的战争。

  影子政府是一个集监听和秘密计画于一体的庞大复合体,即使国会也对这些秘密计画知之甚少。影子政府的组织规模相当于23栋美国国会大厦,或者是叁座五角大楼。当年参议院撰写虐囚调查报告的时候,影子政府也派人监视参议院,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骇入参议院的电脑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查看他们对中情局虐囚案的知情程度,中情局甚至骇入参议院员工的电子信箱,偷窥他们撰写的内容和调查报告公开的方式。这种作法肯定是违宪违法的重罪,但约翰.布伦南却可以完全逍遥法外。





美国总统亦受其掣肘


  中情局监控参议院,但是欧巴马总统却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制止中情局。很多人都说欧巴马就是幕后黑手,是他指使布伦南监控参议员,事实并非如此,欧巴马根本没办法介入中情局的所作所为。有人问欧巴马:

  【“你对布伦南骇进参议院电脑一事有何想法?”】

  他回答:

  【“我完全相信布伦南。”】

  欧巴马没办法阻止中情局,也不能要求布伦南扛起责任。美国总统无权干涉影子政府或中情局。这些人之所以能全身而退,是因为欧巴马根本无能为力;他并非在幕后操控,而是无法介入。

  我在中情局工作过15年,中情局透过制造恐惧来运作。约翰‧布伦南在应该被判为重罪犯时说:

  【“大家搞错了。是参议院的员工窃取中情局的机密资料,他们未经许可就调阅中情局的文件,我们要去逮捕他们。”】

  这就是中情局的作法──恐惧!虽然这方法当时不管用,但这只是他们的第一招。

  这么黑暗又猖狂的事情,特别是以中情局为代表的影子政府和美国总统之间的斗争,在我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艾伦杜勒斯(Allen Dulles),他可能是地球历史上最邪恶的人之一。他担任中情局局长期间逾权越限,甘乃迪以从事秘密活动却没有告知总统为由开除了杜勒斯。杜勒斯接着和几位曾经担任过中情局高阶主管的同事们成群结党,一起反对肯尼迪总统,他们阻挠肯尼迪的政策并且试图瓦解他的政治生涯。我们现在都知道肯尼迪最后遇刺身亡,后来杜勒斯还毛遂自荐要加入调查肯尼迪刺杀事件真相的华伦委员会(Warren Commission),他可以决定中情局特工对哪些环节作证,对哪些则可草草带过。他也亲自指示出面作证的中情局人员只可以说哪些话,其他事情则不能讲。这根本就是引狼入室:被肯尼迪开除的人后来变成了负责调查他遇刺真相的人,更何况杜勒斯显然想把肯尼迪搞下台。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一段悬而未决的历史,若试着调查这段历史,会发现很多令人胆颤心惊的事。这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到现在仍然存在,影子政府也一直存在(自1947年开始就一直未曾改变过)。



影子政府的资料库──国安局


  中情局和国安局是影子政府的两个核心机构,国安局是影子政府的耳目。国安局有一个“国内监控计画”(domestic surveillance program),收集了15亿位元的个人资料,包括大家的电子邮件、通话纪录、简讯和停车纪录等,基本上国安局搜集了所有民众日常的数位记录。大概两年前,政府因为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而对国安局的国内监控计画进行改革,倘若斯诺登事件没有发生,就不会有这种变革。如果有人问我:

  【“斯诺登是个糟糕可恶的叛国贼吗?”】

  我倒觉得:

  【“他是个英雄。”】

  要不是斯诺登,我们根本不晓得国安局违反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而每天搜集15亿位元的个人资料。(编按:美国宪法第四条修正案规定:人人具有保障人身、住所、文件及财物的安全,不受无理之搜索和拘捕的权利;此项权利,不得侵犯;除非有可成立的理由,加上宣誓或誓愿保证,并具体指明必须搜索的地点,必须拘捕的人,或必须扣押的物品,否则一概不得颁发搜捕状。)斯诺登决定逃离美国是正确的,若他留在美国,并且按照既有程序来申诉,我保证今天大家就不会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至于国安局在改革前搜集到的个人资料,正如曾任众议员的荣.保罗(Ron Paul)所述:

  【“假如政府表示要进行某项改革,你得对此持疑。”】

  国安局保留了所有在改革前搜集到的个人资料,他们并没有还原和删除这些档案,这些个资依然被他们掌握。他们搜集到的个资,多到国安局员工得采用一种叫“佑位元组”(Yottobytes,简称YB,等于1兆TB)的储存单位,如果这些资料转化成实体字元,其数量多到可以填满罗德岛和德拉瓦州。国安局的资料库就是如此庞大。这个资料库名为“犹他资料中心”,欧巴马特别授权给犹他资料中心,让资料中心有权解除这些资料的屏蔽,并披露个资主人的名字。国安局还设立一个新的秘密最高法院,叫做“外国情报监控法院”(FISC),这个秘密法院允许国安局在美国境内监控美国民众。一位法官曾经出面告发外国情报监控法院一年开出3万张监听票,而且只否决12件监听申请。

  我希望大家注意网路安全。现在政府授权国安局管辖网路安全,使国安局有权调查美国境内任何民众与网路安全有关的案件。这种管辖范围十分广泛,当遇到安全问题(可能是骇客入侵),国安局就可以开始调查并且监听某位民众了,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网路安全案件,而国安局将过去搜集的资料和积累的权力投入了网路安全议题。中情局跟国安局都受到国家保密特权的庇护,这个特权让它们可以封杀任何公民或企业试图告发它们的案件。

  绝对专制是国安局的特征,它最早叫做密码局(Cipher Bureau),又称黑房(Black Chamber)。国安局的犹他资料中心占地面积非常庞大,建置成本高达数十亿美元,其内部的电脑数量多到需要好几座仓库大小的冷却系统来维持资料处理。



美国政客们罔顾民意、为虎作伥


  宪法与所有在这个国家的民众生死与共,大家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宪法规划了美国应有和正常之建国蓝图,国会的角色代表了我们人民的声音,是我们在华府唯一的发声管道。国会议员应该代表人民,而影子政府为了控制美国人民,第一步就是控制国会,他们现在也确实在这么做。法理上国会有权透过预算来控制中情局,但其中的问题是中情局会加密和拒绝提供所有国会用来审查中情局预算的文件,进而彻底瘫痪国会的审查职能。国会议员们根本不知道要审查什么,中情局提出的预算全都是机密预算,所以国会议员也无能为力。

  有人会说:

  【“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House Permanent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和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会监督中情局。”】

  就我所知这两个委员会一直人手不足,调查文件的工作通常交给一群分身乏术且经验不足的国会员工负责,所以国会员工流动率很高。而且绝大多数的众议员和参议员都不会深入调查中情局,因为做这种事对他们而言等于政治自杀,他们不会做这种事。我听说委员会有好几柜他们应该调查的资料,但是他们宁可把档案柜锁起来装作没看见。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个人案例,军工复合体控制了参众议员。参众议院和军工复合体之间有利益旋转门,假设你是曾在国会任职的员工或议员,且乖乖地替国家安全技术公司或洛克希德马丁办事,你离职后就可以到通用动力(General Dynamics)找一份年收入600万美元的工作,军工复合体会透过其与国会的关系对你开出这项利益条件。当年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柯米(James Comey),因为和“平行政府”(parallel government,义同“深层政府”)合作,后来洛克希德马丁便支付了600万美元的年薪让他去那工作。洛克希德马丁同时也捐了一大笔款项给柯林顿基金会,后来柯米回到汇丰银行,协助墨西哥毒枭和中情局洗钱,说白了,当时的他根本就是个中情局特工。后来我们都知道他调查了希拉里的电邮事件,然后又不起诉希拉里;如果中情局的员工犯了程度等同于希拉里所作所为百分之一的坏事,我们马上会失业,也很可能去坐牢。

  关于影子政府暗中控制民选政府,希拉里事件可能是我这20年来看过最明显的实际案例。可悲的是,我认为除了荣.保罗和少数几位国会议员,其他多数的参众议员都表现不及格。现在国会中的人都不是宪政主义者,他们只是一群政客,他们无意改变既定的体制;他们隶属国家机器;他们只想保住自己现在的职位,不想改变任何事,就只是一帮政客。做一名(称职的)参众议员和只想当一个政客,绝对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超越党派和政权的绝对权威


  影子政府在欧巴马时代出台了各种计划,它具有跨党派的影响力,不论民主党或共和党执政都逃不出它的掌控。柯林顿和老布什涉及“伊朗门事件”(编按:此即Iran-Contra Affair。1985年以来,黎巴嫩真主党绑架多名美国人质。当时两伊战争正在进行,与真主党关系密切的伊朗急需军火,美国里根政府便秘密向国会禁运军火的伊朗违法提供武器,以换取人质获释,并以交易所得资助尼加拉瓜反左翼政府的康特拉组织。从1985年9月起至1986年11月“伊朗门事件”被揭发,美国共向伊朗六次提供军火,换得叁名人质获释。“伊朗门事件”引发美国国内的轩然大波,也造成里根政府的政治危机,更引起其他盟国对美国的不信任。)及毒品走私丑闻,他们违反美国法律和国际法,而且他们两人在蓄意合作下把毒品走私到南美洲,这种犯罪行为无关党派。

  小布什之过错更是罄竹难书:伊拉克战争;国安局监控计划;中情局的虐囚案和秘密监狱;联邦调查局违法搜查等等,一大堆糟糕透顶的事。而民主党的欧巴马执政时起诉过的泄密者人数超过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个前朝政府,欧巴马政府还大胆地把国安局的监控计划扩大为现在国安局可以把美国公民的个资转交给其他16个情报机构。他甚至大肆增加猎杀名单和无人机攻击行动。国务院还走私枪枝到叙利亚,支持自由叙利亚军(在影子政府控制下,我们到现在还在支持他们)。自由叙利亚军曾经入侵叙利亚境内唯一的基督教村庄,然后代替美国政府屠杀了全村居民。自由叙利亚的成员多半是偏激的伊斯兰教徒,后来多数转变为伊斯兰国成员,他们开的是美军坦克,用的是美军装备。

  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从沙特阿拉伯捞了几百万美元给柯林顿基金会,她还从华尔街和军工复合体收了几十万美元。她走私军火到利比亚和班加西,还刻意推翻格达费政府。当时格达费曾试着向美国求和,甚至告诉美国政府、国务卿和总统:

  【“你们要我离开利比亚,我会照办。我会到其他国家寻求庇护,美国想怎样都行。”】

  希拉里国务卿的作法在我看来实际上是暗杀了格达费并摧毁了利比亚,而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则被洗入黑市。我在中情局的时候经手过此事,事件发生两周前我们就得知了相关内情。

  所以影子政府并非由某个政党或某届政府形成的,它从1948年就开始运作了。国会告诉我们选民,议员们会进军华府改革现在的弊端,扫清所有乱象。但国会实际上反过来支持影子政府和深层集团──支持战争、入侵叙利亚,及其他秘密任务。国安局的国内监控计划正是在许多参众议员和国会八巨头的同意下通过的(编按:国会八巨头,Gang of Eight指的是两大党在参众议院的四位党团领袖,加上“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的主席与副主席,以及“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的主席与副主席,一共八位国会中权力最大者。)这些国会议员对这项计划没有多说什么,这些政客们知道这项计划,且让计划通过了。所以我认为或许我们已经失去了国会,这也是我们面临的大麻烦之一。



影子政府的违宪犯行


  影子政府违反宪法犯下了多项重罪:包括操控国会听证会;从国会扣押文件和证词;不让国会知情的秘密计划;对违法行动进行加密和隐蔽。例如他们在南美洲和其他地方的毒品走私活动;在国会不知情的状况下,利用不法活动筹措秘密资金。影子政府会利用违法活动取得的金钱来资助中情局的计划,这完全超出国会管辖了;影子政府还监控了国会。中情局监控了参议院,而国安局曾经为了调查伊朗核协议在国会中的风向,窃听国会议员们的对话。这犯了窃听国会议员并记录下来持续监控的滔天大罪。此外,影子政府还利用外国情报监控法庭(FISC)和国家保密特权控制司法体系;而且秘密挪用美国纳税人的税金。还有令大家都绝望的是对美国民众进行监控;他们还发伪誓,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对国会发伪誓,中情局也对国会发伪誓,国安局跟联邦调查局也都做了同样的事。

  有人问前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穆勒(Robert Mueller):“联邦调查局是否曾在没有搜索状的状况下就冲进美国民众的住宅?”他回答:“我们只有在处理几件涉及恐怖分子的案件时才这这么做。”发问者翻了翻资料说:“不,我们知道你们干过的无状搜索次数根本不只有几件而已。”穆勒接着改口说FBI为了涉及严重恐怖分子的案件,进行过47次无状搜索。一位认真的国会员工做过一些调查后表示:“实际数字肯定远远超过47次。据我们发现,你们这么做的次数应该有2,000次。”穆勒接着宣示说:“好吧,是2,000次。”国会员工再度深入调查后又问:“局长,不只2,000次,而是4,000次。”穆勒回答:“喔,好吧。是4,000次。”国会员工再度检查后说:“我们找到的证据显示,无状搜索的次数可能不只4,000次。局长你能不能告诉大家FBI到底有多少次无状搜索的经验。”穆勒竟然回答:“我不记得了”。我认为非常明显,他就是在说谎,而且是在宣誓后说谎;他肯定知道FBI干过几次无状搜索,而且肯定是好几千次。

  更多违宪的行为还涉及侵害人权的秘密任务。叙利亚到目前为止已有475,000人死于中情局和美国政府支持的叛军战乱;十万名叙利亚军队阵亡,数量占了叙利亚武装力量的十分之一。若用美国来计算,这相当于一百万美国人被外国政府歼灭(编按:据统计美军现役加后备役人数约为220万人;叙利亚武装力量部队的现役加后备役约为65万人。所以希普先生所估计的数量应该是指战时可征用的兵力总数。)

  为了颠覆智利政权,美国政府扶植奥古斯图.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在智利组成军事独裁政府。在中情局的资助和支持下,四万名智利人民遭到谋杀、处决和凌虐,还有超过20万人失踪。中情局还透过皮诺契资助了发动卢旺达大屠杀的胡图(Hutu)政府高层,这些官员们知道自己是在侵犯人权,也知道自己在处决无辜的百姓,而且他们还领中情局的薪水。

  影子政府的违宪案例还有曾多次将泄密者关进大牢,藉此堵住他们的嘴。例如约翰.克里亚库(John Kiriakou)揭发的虐囚计划,包括秘密监狱、引渡和酷刑。这项计划不光只是对囚犯进行水刑,有些囚犯甚至因为这种“高强度审讯计划”丧命或严重伤残。就像伊甸园中的蛇,用甜言蜜语煽惑你去食用毒苹果,他们用“高强度审讯”这种好听的词来称唿,但它明显就是虐囚,有人被凌虐或被电击致死。

  还有就是国家安全信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s),FBI可以凭着这个信函到你工作的地方,然后要求你的上司交出所有你的东西,或进行无状搜索等违宪行为。另外还有无人机刺杀计划,这个计划中有一个总统刺杀名单,无人机刺杀计划早已不需要关于猎杀对象为恐怖分子的确切数据了,现在无人机驾驶们都基于目标的行为轮廓执行任务。想象一下,当他们认为某个人的行为举止像恐怖分子,就可以把一场婚礼派对给炸翻。这就是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他们只看目标对象的行为举止,而不是根据某人是否是登记在案的恐怖分子。他们甚至也不用去查证了,只要某人看起来像恐怖分子,就把他参加的派对整个摧毁。

  911事件后,我们的政府进入了存续运作状态(continuity of government),又称“政府存续计划”(continuity of government program)。当年小布什以反恐战争之名进入存续状态,意思是一旦美国进入战争状态就会在政府存续计划下冻结宪法。后来欧巴马执政,他延续了政府存续计划,所以我们仍然因为反恐战争处于紧急状态。也就是说,政府可以按照政府存续计划随时冻结宪法,因为这个状态并未被扭转。

  假设你按照影子政府的规则办事,你就会得到奖赏;而不守规矩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影子政府会监控你的手机和其他私人电子用品。所谓循规蹈矩的例子,就像小布什颁发总统自由勋章给中情局局长乔治.泰内特(George Tenet),以表扬他提供错误情报和故意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伊拉克战争。他在911事件之前就一直扣留关键情报,中情局从911事件发生之前就一直追踪和掌握两位据悉可能参与911事件的炸弹客之身分,恐怖攻击后中情局是唯一拒绝提供任何事件前搜集到的相关情报的联邦机构,它还将这些情报全部列为机密。

  乔治.泰内特开创了虐囚计划、引渡和秘密监狱,他还经常动用国家保密特权封杀对他们不利的案件,次数比历史上任何一位中情局局长都要多。而就在乔治.泰内特干这些坏事时,中情局的秘书长就是跟他狼狈为奸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布伦南后来和泰内特以相同的升迁路径成为中情局局长,这就是影子政府犒赏对其效忠之人的方式。布伦南上台后做了更多的虐囚计划;更多的无人机刺杀计划;继续监控国会议员;更常动用保密特权。这跟他的老大哥泰内特如出一辙。影子政府一直这样干,即使明目张胆的违宪,也要犒赏他们的人马。



以机密为名的独裁暴政


  我把影子政府的运作模式称为“秘密的暴政”(tyranny of secrecy),这是一种新型态的暴政,影子政府用“秘密”的名义,从事不只违宪还大尺度非法的活动。影子政府的监控对象不仅针对外国政府,也包括美国公民。他们不想受国会监督,而且想在民选政府的体制外做事,于是将所作所为都列为机密。如肯尼迪在1961年的演说中所述:“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中『秘密』这个词是令人厌恶的”,“一旦政府宣布国家有强化安全的需求,那些急于扩张政府审查和保密权限的人便会伺机而动,这是极度危险的。”肯尼迪还讲过另一个名言:“我要把中情局碎尸万段,并让它挫骨扬灰。”接着肯尼迪就把杜勒斯赶下台,结果自己就遇刺身亡了。然后披着羊皮的杜勒斯还进入华伦委员会(Warren Commission)负责调查真相。这就是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们的政府从1948年中情局成立后,就已经不是原本的政府了。同时,我们在1947到1948年间失去了我们的宪政体制,国家保密特权(state secret privilege)就是这个政府用来实施暴政的终极手段。

  1948年10月6日一架美国空军B-29轰炸机执行机密任务时,坠毁在乔治亚州的韦克罗斯。当时这架飞机应该在执行机密实验,九位机组员殉职(包括叁位美国无线电公司的员工)。这叁位罹难员工的配偶询问空军,他们想知道自己丈夫的死因和事故发生的经过,美国空军表示:“我们不能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因为相关细节是机密。”后来这叁名未亡人为了查明真相而提起诉讼,接着政府就发明了“国家保密特权”。

  这个特权源自英国王权的“君权神授说”。我们应该早就脱离英国国王的管辖了,这根本就是常识,但他们基于此发明了国家保密特权,并且封杀了整起诉讼。接着告诉这些未亡人:如果他们继续追究下去,就得坐牢。然而,未列入机密的坠机调查报告被公开在网络上了,而且揭露出肇事原因是某些飞行员犯了严重的职务错误,简直是开着飞机直接往地面栽。到现场看过就知道,状况十分凄惨。后来行政和司法部门便要打造国家保密特权法,现在已经是法律了。

  最要命的是,美国政府可以用最专断独裁的权力,阻止任何人深入调查国安局的监控计划。美国政府最专断独裁的权力,是基于美国空军为了一项机密计划而胡扯出来的一堆谎言加上秘密政府的运作而产生的。现在政府可利用国家保密特权以及免责权,封杀所有民众、团体或企业对国安局提出的法律诉讼。他们封杀这些诉讼并隐匿所有信息,连国会也永远没办法取得相关数据,这就是国家保密特权。

  我访谈过其中一名未亡人伊莉萨白 .波莉亚(Elizabeth Palya),她说她对国家失去所有信心,而且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国家背叛了。政府没有对他们丈夫的殉职提出任何赔偿;他们提出的诉讼也遭到最高法院驳回。因为一个政府的谎言,他们永无申冤之处。自1948年国家保密特权运作后,政府就一直利用机密和秘密行动掩护各种违宪活动,这就是所有坏事的开端。

  影子政府对国会的操控包括:中情局官员在国会听证会上捏造证词;将相关文件列为机密;拒绝提供掌握的信息;拒绝提供数据阅览权限给参众议员;透过加密文件来隐蔽违法活动;利用国家保密特权阻挡参众议院的监督。而影子政府对白宫的控制包括:影子政府进行很多总统也不知情的秘密行动;用错误情报操控总统(如同伊拉克战争),若有必要影子政府甚至能介入总统的连任成败,它能够阻止总统被选上。影子政府还利用国家保密特权和秘密的外国情报监控法院控制司法体系。所以影子政府确实掌控着美国的民选政府。

  当年国会要求提供虐囚报告,中情局就递交了一份几乎全部涂黑的报告。后来国会要求国安局提交关于“外国情报监控法院”(编按:United State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美国在1978年成立的联邦法院,执掌审查联邦执法机关关于监控外国情报机构的请求)的报告,国安局又递交了一份几乎全部涂黑的报告。国会要求提供“飞速行动”(Operation Fast and Furious)的调查报告,以便了解走私枪枝是如何流入墨西哥毒枭手中的,影子政府也照样虚应故事,递交不实报告(编按:“飞速行动”是2009年亚利桑那州“酒精、烟草、枪枝和炸药管理局”(ATF)在凤凰城发起的行动。任务内容是允许在美国购买枪枝的毒枭,直接跨境到墨西哥,以便ATF探员追踪这些枪枝的最终流向。但有泄密者指出,实际上这些枪枝进入墨西哥后根本无从追踪,ATF也没有在追踪。2010年在墨西哥北部契瓦瓦州的一起命案现场,发现了“飞速行动”中流向墨国的枪枝。后来在美国边境探员与一群抢劫毒品犯的交火事件中,也发现了“飞速行动”的枪枝,而且这起事件导致一名探员死亡。在国会调查“飞速行动”的过程,以及司法单位对事件的究责当中,都不断说谎,试图掩盖“飞速行动”内幕的嫌疑,造成美国人民对该事件的质疑和不满。)911事件调查委员会也递交了一份几乎全部涂黑的报告。他们照理说应该提交一份完整报告,让美国民众了解911攻击事件的来龙去脉。但中情局拒绝提供任何信息给911调查委员会,最后中情局释出的报告也几乎全部涂黑。28页的报告中,有关沙特阿拉伯情治单位参与攻击,以及它跟中情局之间的关联等内幕都遭到涂黑。这就是他们的行事作风。



谁统治美国?──CIA特工揭发美国“影子政府”内幕!

  CIA解密且多处涂黑的911事件报告节录



针对泄密者的压抑机制


  以上这些大事件一直在发生,为何都没有人掀开这些内情,然后出面讲真话呢?成千上万的知情者参与其中,但为何都没人泄密呢?这是因为有一整套由政府制定的精确毁灭系统,专门用来封杀泄密者,而且可以公私全包、完完全全地摧毁他们。

  中情局告诉我,我永远不能公开自己在中情局工作过。当然也有很多人“假冒”自己曾是中情局官员,这些人确实很厌烦。我当时透过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申请数据,拿到了自己的反情报工作评估报告,还有一些中情局也不知道的文件。我把这些资料都放进我的书中。我不是要当出头鸟,而是不得不这么做。这是我今天还能站在这里的原因,不然我早就化成灰了。

  所以当我一离开中情局后,他们就对我下了封口令,但是过了两年他们都不让我看到封口令的内容。他们说这份封口令的内容过于敏感,就连我本人过了两年都不准看。我跑到国会情报委员会申诉,他们根本不理我。两年之后,他们总算给我封口令的文件了,但是文件的内容也几乎全被涂黑,跟我前面说的手法一模一样。大家可以把我的案子说成被封杀,当时我被告知:如果我对任何人讲这件事,就得去坐牢。所以我就把文件内容都放进了书中。总之,这套对我一直设陷阱的机制,不断尝试让我在根本没有封口令的状况下,做出违反这个封口令的举措。这就是他们的作法。

  再回到这套精准打击泄密者的毁灭机制,它能够在财务、私生活和职涯发展等层面摧毁泄密者。若有必要它还会牵连泄密者的家庭并透过财务方式摧毁他的家人,而关于泄密者的保护法其实都只是闹剧。这是一套让泄密者自我毁灭且株连九族的内在机制,连新闻媒体也配合这个机制运作。总之政府确实有一套专门用来消灭泄密者的追杀机制,而且他们也不断地使用这套毁灭机制,因为它真的很有效。

  假如中情局员工提出告诉,中情局会阻止他找律师,并将这位员工和他的律师的相关资料都列为机密。接着中情局会宣称这些资料都归它管辖,且全都送回总部封存。结果就是律师和这位员工都无法阅览自己的庭审纪录和相关文件。中情局会拖延案情进展,如果那名员工对任何人透漏案情,中情局还会动用国家保密特权将他送去坐牢。这就是没人敢说出真相的原因。这是一个为了消灭泄密者而量身打造的机制,这也是为何大家看不到泄密者的原因,在某些案例中泄密者甚至赔上了性命。这是对泄密者的全盘打击。就如同电影《告密者》(Kill the Messenger)中,让主角盖瑞.韦伯(Gary Webb)身亡的完美犯罪一样,他失去了家庭、工作,而且还破产了。最后以疑似自杀的方式,头部中了两枪死在旅馆中。想想看,有人可以对自己的脑袋连开两枪吗?我倒是没见过这种事。(编按:《告密者》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主角盖瑞.韦伯是一名荣获普立兹奖的新闻记者,1980年代他追踪报导了中情局介入和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康特拉的事件,且挖出了中情局与康特拉合作走私毒品牟取暴利的内幕。最终引来秘密政府的不满,导致自己家毁人亡的悲剧。)

  比尔.宾尼(William E Binney)揭发国安局的监控计划,后来联邦调查局的特警队就突袭他家;汤玛士.德瑞克(Thomas Drake)为了揭露国安局的弊案,调查了所有的国安情治单位。联邦调查局的特警队以涉嫌间谍罪为由,也突袭了他家;科克.威比(Kirk Wiebe)与德瑞克的情况相同,联邦调查局也抄了他家;还有约翰.克里亚库(John Kiriakou)因为揭发虐囚案被抓去关了两年。(编按:宾尼、德瑞克和威比先生都是前国安局的探员;克里亚库先生曾任职于中情局。他们几位都是美国知名的公开揭密者。)

  看看我在我的书中怎么做的?毕竟书里面很多页的内容被涂黑了。那样做是违法的,因为非机密信息是不能涂黑的。内容包括环境试验、医生诊断书、破门突袭的目击者证词。我的做法就是在书里面加了暗码,这个数字暗码曝露出一位差点死掉的年轻人的影像。他们没发现那是那个年轻人的真实影像,到现在才知道。我把这个影像放进了书里。


美国人必须挺身而出反抗暴政


  影子政府痛恨它的内幕摊开来见光。我们身为美国人应该怎么做?我们知道有一个影子政府正在幕后操弄我们的民选政府,我们能怎么办呢?首先就是发起跨越全国的基层民间运动,我们全都参加。从甘地到马丁路德.金恩,历史上每一个伟大的民间运动,都是由一个受够委屈的人开始的,而且他们决定要把事情导向正轨。创立成千上万的团体,并在社群媒体上引起一阵风暴吧!比如我所说的一切将会被录制成影片发布在YouTube上。我们之前的影片也有上百万人的点阅率。影子政府知道我们有网络,而且他们很怕我们使用网络。

  开除所有只想当“政客”的国会议员,投票给宪政主义者,让他们进入政府的各级机关,把政客们赶走。接着要求全面改革情报单位。身为中情局的前主管,坦白说我最想看到的就是:政府全面改革情报机构,甚至全面瓦解这个违宪的黑暗组织。这是最该做的事。

  还有一件我们永远不可以忘记的事:这个政府是为民服务的,这是建立政府的原因。参众议院是人民的代表,它们不代表中情局,也不代表军工复合体。一个实施宪政的政府要为民服务,而不是反过来危害人民。政府违宪是个重罪,这个政府已经破坏了宪法,而且是拿大家的税金做这样的事。独裁暴政的武器就是恐惧,影子政府想让大家对其心存畏惧。我所克服的最大障碍,就是我在2012年决定不再害怕他们了。当你决定不再害怕他们时,你就自由了。恐惧是他们用来对付大家的唯一武器。

  最后让我跟大家分享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总统讲过的名言:
  【“一旦人民害怕政府,那就是暴政。一旦政府害怕人民,那就是自由。”】

  本文编译自希普先生在2017年7月“地球工程关怀网”活动上的演讲内容,演讲录影由“地球工程关怀网提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征稿|核心期刊征稿网 zhenggao.com  

GMT+8, 2021-10-18 05:29 , Processed in 0.11675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